VTEM Slideshow

五旬節聖潔會大埔永光堂

恩主同行燃亮我心
作主門徒喜報佳音





聚會時間 聯絡我們 需知指引
 
作者 李裕後

再後續。。。

 

關於上面藝術性和最近我第一次帶敬拜,找了台灣神學研究院這方面的老師請教,有好些討論,不一定合符這裏的想法,但也和大家分享,看看是否有用。

 

1. 關於敬拜藝術性的討論

 

a. 你上面提到音樂在敬拜中除了是工具外,也有藝術的意義,這是對的。西南神學院以前的一位敬拜教授給了音樂在敬拜中的許多功能,除了各種的工具功能以外,還有一項功能就是「成為敬拜」

 

b. 我的觀點是:對於音樂或藝術、文學、事物...的感受有純粹的一面,但大多跟受眾(recipient audience)所具備的背景有關,就是所謂的association,非常的複雜。要討論敬拜中使用音樂時的感動,還需要釐清到底是為什麼感動:因為在當中經歷神(how? what?)

 

c. 因著自己能經歷神而感動?或是因為作品的本身?這些都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,但也都不完全

 

d. 然後還得考慮一個大哉問:我們所擺上的(若真的擺上),上帝喜悅嗎?

 

e. 或是,上帝是想要他的喜悅,還是要我們的敬畏?

 

f. 上帝對我們所懷的意念是單純的,但因著人與祂關係無法到完全,所以要明白這意念也就很複雜了

 

g. 因此我保持的是一種態度儘量單純,預備儘量做好,其他的部分不去過多解讀,但明白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偏好,但也都要彼此相顧

 

h. 如果加入solo, 樂手的技術跟心態都很好,這個空間可以讓會眾更好地將注意力放在敬拜上,那就是 imago dei 的展現,反之,就變成 solo show 的歸榮耀給自己,或是出醜的狀況了

 

2. 關於最近敬拜在中間加入停止音樂,(flow)單純安靜的部分

 

a. 音樂停不停不是問題啦,為什麼不停或為什麼停搞清楚就可以了

 

b. 整個安靜下來的部分通常要注意平衡,要鋪陳長一點再進入安靜,會眾才有辦法被預備起來,想是把尾句多唱幾次,每一次樂器都減少到最後安靜

 

c. 剛開始帶其實可以多試試幾種方式,親自去感受、聽聽團員的回饋,就會在其中悟出不少道理

 

3. 關於流行敬拜透過既定的方式推動

 

a. 你在說的是操控敬拜,是啊。「操控」跟「鼓勵」敬拜有時很難界定,flow做得好,可以是操控,也可以是鼓勵。John Maxwell給了一個很好的界定方式:「操弄」is for your own good, 「鼓勵」is for someone else's good

 

b. 不合理的或是太過牽強的就抗拒一下,這叫做分辨,沒毛病呀。傳統的理念也有不錯的,還是可以應用。

 

4. 小結:要盡可能地學習,知道多會使人謙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