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TEM Slideshow

五旬節聖潔會大埔永光堂

恩主同行燃亮我心
作主門徒喜報佳音





聚會時間 聯絡我們 需知指引
 
作者 李裕後

音樂/舞臺事奉者的隱憂 (8Jun16)

 

每家教會都有一些音樂/舞臺事奉者,因經常在聚會出現,許多時被理解成很投入,很熱誠,甚至是教會領導層,實情可能不同。  

 

首先,這類事奉是事工型,一般人際合作和個人生命要求較少。加上參與這類事工,多是藝術型的人,自我中心,看自己不屬于任何群體,有時看自己比教會的教導更大。比如我就是這樣,我不受你管“想法的人不少。難處是這類人通常在藝術上有較高水平,有很多教會,沒有太多的資源,就衹能讓不注重屬靈的配樂/歌手,主領帶領聚會。有些知名的基督教敬拜隊,歌手,去不同的教會帶領,到講道就離開,其實就衹是做表演而已。在外國尤多。研究這方面的文章很多。我在母堂認識很多這樣的人,性格‘超然’(不理他人),其中不少已經離開。(不止配樂,話劇組和其他也有)

 

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經驗,有一次寫一首歌,講主耶穌被彼拉多審訊,其中一部分是兩人的心聲。我用了相同的開始 ”愁緒悲哀,在我心中“, 一個人爲了審訊一個無罪之人難過,另一個則是爲了世人的罪難過。我當時覺得用同樣的情緒,把兩人連起,然後開展對比,意境悲愴,實佳作也。 交上去,卻被改動,當年自我膨脹,覺得自己才氣洋溢,捨我其誰,覺得教會不懂藝術,非常不滿。有一次崇拜,我做總監,獻詩是之前首唱這首歌的弟兄,他也不滿,就說’豁出去吧‘, 我說好! 就唱了原版。之後伍牧師通過幹事,通知我不用做總監了。我找了伍牧師理解,原來歷史上對披拉多的評價不是正面的,他并非爲耶穌受審悲哀,而是爲了自己權位考慮。我的寫作,把他變成悲劇英雄了。那當然是我錯了,道歉,然後再繼續總監的事奉。詩歌關於彼拉多的部分改成了”害怕驚慌,沒法擔當“。真理比藝術重要啊。 獻詩的弟兄,也是性情中人,平時對教會有許多不滿,也離開多時了。

 

這件事讓我看到引以自豪的事情,不一定對。另外溝通也很重要,以前詩歌批改,不會告訴你原因,直接就改。在這裏,我當盡量解釋,避免誤會和不必要的破壞關係。很多類似特質的人,就算不在這類事奉上,也會表現自我中心,不自覺問題,也不接受教會教導,對自己和教會都很大傷害。

 

共勉之。

 

P.s. 有些基督徒家庭的大歌星,出道時都唱過福音歌,後來因名利離開信仰,結局很慘。比如貓王Elvis Presley,就唱過’你真偉大‘,Whitney Houston,下面是她唱’Jesus loves 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