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TEM Slideshow

五旬節聖潔會大埔永光堂

恩主同行燃亮我心
作主門徒喜報佳音





聚會時間 聯絡我們 需知指引
 
作者 李裕後

洗禮紀念回望 (5Oct15)


10月4日是我們幾個人洗禮紀念日,今年剛巧在聖餐主日,林牧師借此講道, 聽了我也有些回憶和想法。 

林牧師説到近日美國的槍擊事件,我也有想過,如果是我,會如何回答呢? 當年初信,肯定說我是基督徒,但人長大了,感受多了,不再紙上談兵,也就沒有絕對的信心和勇氣。衹能信到時神會帶領,説出適當的説話。 

- 路12:11-12有人帶你們到會堂、官長和掌權的人面前,不要擔心怎麼答辯,說甚麼話;因為就在那時候,聖靈要指教你們該說的話。 

- 林前10:13 你們所遇見的試探,無非是人所能受的。神是信實的,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,在受試探的時候,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,叫你們能忍受得住。 

林牧師說回看照片,有好些人不見了,甚唏噓。的確如此,曾經一同事奉,很親近的弟兄姊妹,今天在哪裏呢? (當然還有很多繼續同行的) 

我們洗禮是中學時期,來到今天。真的經過很多階段,當中有很多問題和衝擊。 經這一提,才發現我們沒有隨流失去,是神有很大的恩典。 

人生的關卡和考驗很多,試煉來到,就過濾出真假來。 

- 林前3:12-13若有人用金、銀、寶石、草木,禾稭在這根基上建造,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,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,有火發現;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。 

首先從少年團升上青年團,大家開始發展自己的人生路,見面自然減少,有人以爲爲了信仰來到教會,原來是陶醉於友情。自然慢慢轉到外面,繼續去找尋失落的朋輩關係。也有之前另文說的,在教會中尋找成功感,參與少了,成功感少了,也會離開。 

中學之後,有人升上大學,大專,也有進到社會工作。有人開始拼命追求工作上的成就,也有人工作時間不穩定,大家話題變了,甚至受俗世的功利主義影響,覺得大家的’水平‘不一,轉到別的教會,甚至離開信仰。 

談戀愛影響也很大,有在同輩都已經拍拖的壓力下,自己找不到,被逼在教會以外找另一半。 有人成功能向對方傳福音,帶返教會,這當然最美滿,但也有人離開教會和信仰的。 

之後是結婚,如果兩夫婦對信仰期望不同,時有摩擦,爲了家庭和諧,一方減少在教會參與,慢慢變成’主日信徒‘,即衹回來崇拜,不參與其他活動。 

然後是小朋友的問題。在這個年代,特別嚴重。許多人年輕時努力事奉神,有了小朋友之後,小朋友卻成爲事奉的對象,爲之轉教會,改變生活習慣等等。 

到了小朋友長大,父母已離開事奉好一段日子,也已經養成傍觀者的習慣,覺得事奉是年輕人的事,能每個主日回來已經盡責,甚至交十分一是教會的福氣了。加上人長大了,需要’面子和尊嚴‘。要做門口接待,主動和新朋友傾談,也不是每個成年人願意做的事事。 

我們當年一起成長,洗禮,經過了這些階段,依然留在教會,和參與事奉的,有三個因素。(衹是個人看法,沒有什麽神學研究) 

1.對神有個簡單追隨的心 

從一同事奉的外表,是看不出的。像掃羅與大衛,二人皆爲神所膏立,但掃羅關心的是,自己的榮耀。大衛關心是神的榮耀。所以兩人同樣有犯罪,但大衛心向著神,神就能赦免他和繼續用他。 

我們這批人在工作打拼階段,并沒有因此放棄事奉和教會生活。我一直覺得這種心態,不知是從哪裏來的。以前我覺得是個人的選擇,但越來越覺得是神的恩典。 我這樣說不是說人沒有自己的責任。老實説,我們不知道那天也會被世界帶走,衹能不斷祈求神繼續給我們這個追隨的心。 

- 約5:15 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。常在我裡面的,我也常在他裡面,這人就多結果子;因為離了我,你們就不能做什麼。

 

2.有一個真誠,交心的團契 

任何信徒都會有困難,跌倒的時候。我們以前的小組,結婚和有小朋友之後,也會繼續在崇拜後,一起出席活動。這除了幫助肢體,也讓小朋友更多互動,對小朋友的健康成長(尤其今天超大壓力的社會)也是很大的好處。 

其實不管哪個年紀和階段,如果衹是回來崇拜,然後離開。這類人很難生命成長,也不符合主耶穌的教導 (不可停止聚會,互爲肢體,建立基督的身體。。。)。這樣態度,覺得自己很‘超然’,不需要肢體,也很容易有消費者心態,找尋自己覺得’適合自己‘的教會。(即對信徒生命沒有要求的教會) 

3.有一個按聖經,真誠發展的教會 

有許多教會,對信仰的理念,衹是停留在個人得救,生活蒙福,每個禮拜返崇拜。根據這種信念,主日講道就集中在佈道,和神賜恩的見證。 我在外地工作時,去過好些這樣的教會,衹講好聽的説話,信徒生命無力。可以想象返了十幾年的信徒,根本不會成長,會以爲自己很瞭解, 慢慢崇拜遲到早退。但如果教會强調不斷經歷成長,研讀聖經。信徒生活當然會很有動力,也不會悶。 

這裏提出的問題,希望對大家有些提早的警示,碰到相似問題可以提出。

 

 

(照片右側是伍牧師,當年是宣教師,還不能施洗,是女西教士幫我們施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