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TEM Slideshow

五旬節聖潔會大埔永光堂

恩主同行燃亮我心
作主門徒喜報佳音





聚會時間 聯絡我們 需知指引
 
作者 李裕後

 

因爲最近小組有組員突然離世,也有親戚講到家人過世,想起很久以前為姐姐離開的文章。。。


寫在三年之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李裕後

 

95 3 X   

 

 

 

姊姊獨個搬到粉嶺一個山上居住已經三年多了。 這天 特地取了半天假期, 清早與媽媽、女兒字菱 ( 音喧 ), 姊夫和他二個兒前往探訪。

 

 

 

山上細雨綿綿, 距離清明尚有個多禮拜 , 卻倒已有十足味道。姊姊的居處沿山而建, 雖遠處滿掛盛傳會致癌的四十萬伏特高壓電纜, 但環境之美, 在香港實在是難得的, 唯有點麻煩是住滿七年便要遷出。

 

 

 

媽抱著菱菱對姐姐介紹說 : 「這個便是李後的兒了, 已經五個月大。」轉過頭來對我說 : 「如果姊姊還 在, 一定會很疼她的 !

 

 

 

 

 

90 l2 X

 

 

 

    夜半熟睡中給電話鈴聲吵醒, 半哭的姊夫顫抖的聲音告訴我 , 姊姊患了末期癌症 , 只有三個月到半年的壽命。

 

   

 

    愕然、震驚、惘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9l 1 X

 

 

 

姊姊在我年幼的時候己出嫁 , 對她的印象其實並不清 晰 , 病痛卻把幾近遺忘的印象感情一下子重新聯繫起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9l 2 X

 

 

 

從八卦週刊 得知元朗有一個專教治癌氣功的神醫, 特地和姊姊及姊夫前往。  這個神醫離元朗市中心頗遠, 下車後尚要步行半小時以上, 雖然辛苦, 但總算有點希望。看著一群病人在竹籬芭裏,所圍著約八十平方米的空地中練習氣功 , 為生存拼搏, 雖是正值午正 , 烈日當頭但心頭竟然有一種冰冷的感覺 。

 

 

 

92 l X ( 禮拜五 )

 

 

 

離年廿九還有一週, 為了遷就家庭各成員的時間 , 大 家決定將團年飯提前。 姊姊吃飯時顯得呼吸不順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92 1 X ( 禮拜六 )

 

 

 

第二天早上十時左右突然覺得心緒不靈, 似有不祥的感 覺 , 遂跪下禱告 , 求神醫治姊姊。 過了約四十五分鐘 , 腦中竟然閃出一幅我替姊姊辨理身後事的圖像 , 連忙再向神極力爭取。 不知何解雜念紛至 , 無法再集中精神 , 心中的 迫切感也不復有 , 覺得好像神己定了心意 , 無奈放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92 1 X ( 禮拜日 )

 

 

 

凌晨五時多, 媽媽給我電話說姊姊昨天早上約十時開始呼吸困難 , 己送往醫院。崇拜後趕到醫院, 只見姊姊坐起身來,正靠氧氣面罩 呼吸 , 反覆說辛苦非常 , 寧願死掉。醫生說她的肺部已經全部被癌細胞侵蝕透, 是最後階段了。 我們除了心酸和無 耐, 找不著一句合適的說話可講。

 

 

 

找著瑞康團的股體 , 相約晚上到醫院傳褔音。七時左右, 肢體們相繼到達醫院, 先祈禱希望姊姊能清醒聽褔音。 大伙兒圍著床沿向姊姊講解褔音 , 雖然她己不能發聲, 仍能握著弟兄的手示意要決志信主。 之後她開始昏睡過去, 想是集中精神太久, 需要休息, 肢體們便離開了。不到半小時, 姊夫跑出來找護士, 說她不能醒來, 經醫生 診斷後, 己然離去了。

 

 

 

媽媽這時才來到, 未能見到姊姊最後一面, 眾人的淚如缺提江河, 一發不可收拾。 於我來說, 哭的不單因為親人離去 , 更是為未亡人沒有信主而哭 , 因為我知道某天我們還要重聚, 但在他們所認識的世界來說 , 這刻真是永別了。

 

 

 

往後的幾天, 陪伴著姊夫四出辨理身後事 , 說來神也確有恩典。  姊姊既趕得及吃圓年飯, 我們也能安排得到在農歷新年前舉行土葬, 不然將遺體留過新年 , 在眾人皆快樂的日子裡不停的思念記掛 , 其傷心是雪上加霜了。

 

 

 

有一回鄧瑞強先生在講道中, 說到現代社會許多事物都可被科技取代 , 唯有人倫關係例外。  這些原來是頭腦的知識 , 在這幾天方能深徹體會。

 

    

 

在生死註冊署, 擠滿等侯領取証件的人, 許多人無事可做 , 靜靜的或坐或站。午後的陽光灑個滿室 , 牆壁上和人 人臉上都照得黃黃的, 活像一頓發黃的舊照片。 姊夫呆立窗前 , 凝望姊姊剪去一角的身份證 , 十多年夫妻情緣, 剎那終結 , 何其匆匆無奈。

 

 

 

相信任何人都不喜歡有這些體會 , 寧願永遠只有頭腦知識的認知吧! 可惜人生各個階段來得徐疾有致, 漸次舖陳, 不容回頭啊。

 

 

 

95 3 X

 

 

 

媽媽因為習俗不容, 也怕太傷心, 並沒有到靈堂看姊姊, 出殯當天也沒有出席, 今天是三年多之後的再見了。 沒想到媽媽傷心之餘, 說出了如下的開解說話:其實燒嘢都是騙人的,收不收到都無人知, 而且相信都投了胎略, 第二時都不用來了。。。

 

 

 

後記

 

 

 

很久之前已經想投稿西情, 以謝神恩和肢體的關心幫忙, 只是執筆難免重溫傷痛, 時亦實在濃得不可方釋, 只好默欠一份人情了。

 

 

 

四月三十日參加了康柏團的一個話劇佈道會, 劇情是我們當中一位弟兄的真實故事。他是一個基督徒的浪子, 為愛世界參加賽車, 失事重傷, 險些喪命。 其後, 卻奇蹟地遂漸康復, 不過他的父親因關懷而奔波過度, 發現染上癌症。最後幸好能在臨終時信主 , 洗禮之日赫然是兒子一年前撞車的同一天。死亡的恐懼與重生竟遙呼相應, 神的沛然大恩可見端倪。雖然確知是戲劇 , 演員也是熟識的弟兄姊妹, 但事件的真實性卻震撼之極, 要鼓起勇氣才能再進禮堂看完下半場。 驀然地, 熟識的感覺喚回沈沒於記憶中已久的事件,驅使要拿起筆來。

 

 

 

再者, 在看新近的說教文藝鉅片星空奇遇, 永恆的英雄主角葛克隊長 (James T.K. Kirk) 竟然死掉, 只剩下勸世言說 : 「人的大限總會到, 唯有不斷努力, 方能在有生之命繼續有所作為 (make the difference)」聯想到人不知大限幾時會到, 亦不能保證每每於親人旅途終點之前能趕及信主。故建議弟兄姊妹們早日傳福音給親人, 並引經文共勉之:

 

 

 

你 趁 著 年 幼 、 衰 敗 的 日 子 尚 未 來 到 、 就 是 你 所 說 、 我 毫 無 喜 樂 的 那 些 年 日 未 曾 臨 近 之 先 、 當 記 念 造 你的主 。(傳道書十二章一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