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TEM Slideshow

五旬節聖潔會大埔永光堂

恩主同行燃亮我心
作主門徒喜報佳音





聚會時間 聯絡我們 需知指引
 
作者 李裕後

在手機和上網時代做回自己的主人 (11Oct17)

 

手機和上網,帶來了方便,也改變了文化和生活習慣。我有段日子也花很多時間,後來很努力去改變,至今一年多了,算是有些成效,和大家分享一下。

 

事緣去年立法局選舉,差不多人人都講, 我當時很喜歡某候選人的理論,網上也有很多人支持,便用很多時間研讀,不覺無休止地上網。當時我以爲他會高票當選,結果是超低票敗選。 另一件事是前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過世,有很多關於他的書出版。我因工作常到那邊,對這個國家很有興趣,便買了他的書來看。其中一段,他認爲國小人稀,資源不足,也夾在大國之間(上有大馬,下有印尼,都是回教大國),作爲華人, 衹能采取在夾縫中的求存策略。 同時我也看到一個評論,認爲這個策略太狹小,應該大事發展云云。我當時的反應是,李光耀是舉世公認的世界級領袖,莫非這位評論者他認爲帶領新加坡會有更大發展? 這兩件事對我衝擊很大。原來網上與現實可以很不同,資訊和評論可以毫無水準。 這不止人人隨便加兩句,連傳媒也無真知灼見,比如最近十一黃金周,自由行增加60%,生果報只報道對紅磡居民的滋擾,不提對經濟的幫助。方向報就衹談經濟幫助,不談民生。這些評論看是誰講就知道内容。 那我每天用幾個小時,一周幾十個小時,甚至有時影響到工作和生活,到底爲了什麽?開始覺得自己是被一種力量控制,好像患了强迫症,想找一個出路。

 

首先我去了圖書館找答案,發現網上世界發展太快,幾年前的資料已經太舊。早期討論互聯網對實體經濟的影響,今日已是常識,像淘寶把小生產商直接連到用戶,跳過了分銷渠道,網上售賣音樂使用家多了選擇,傳統影視店式微等等。這些道理今日不用經濟學家都懂。 其中一本書說到原來連大學教授也很難安靜十五分鐘,突然覺得很有共鳴,開始覺得那種不上網會很緊張的心態開始消退。(當時很真實地感到,可以離開電話而不會不安)

 

我也算是相關行業工作吧,嘗試回顧經驗,看看有否答案。記得早期出差,當時通訊不太方便,(不過十多二十年前),下班可以盡情探索當地文化,但轉眼有電話撥號上網,記得有一囘在某個國家(忘了),要先撥到英國服務器,才轉到香港,連連斷斷,整個晚上衹能處理小量電郵,累得要命,但算是能用。 之後網絡發展飛快,大家都知道。另外早期香港用GSM 電話,在美國是CDMA,還記得要用投幣電話才能打電話回來,同樣這段日子太短。大約十年前,看過一段短片,是一家美國科技生產商對未來的預測。片子認爲未來何時何地都能上網,比如在茶水間可以在微波爐上網,上班前把汽車(美國生活)停在路旁在汽車玻璃上先處理一下電郵,讓人有更多時間和空間。 我看了有很大期望,因當時上班要用黑莓手機(Blackberry),電郵無時無刻進來,有時晚上要起床看,因香港下班,但美國和歐洲上班,緊張得不得了。 結果是幾年前的確有發展過微波爐,電視上網,但並不流行。(我猜是因爲欠缺了流動性)如昨天分享鏈接的文章,通訊方便并無使人更有空間,反而代許多人根本不想休息,也無興趣看屏幕以外的世界。

 

最近看了一套科技介紹,講到Swarm Intelligence (中譯:群體智慧?) 簡單說就是把所有人連在一起,把知識共享,提高效率等等。這套短片很有意思,用舊約的巴別塔開始,說人類的智慧在語言分散後無法纍積,但SI 可以提供即時翻譯,未來一個人可以同時與世界上不同的人成立群組,討論如何改善社會或任何話題。(也有評論說一起討論破壞又如何)。我看完很像科技電影,覺得很恐怖。 這些技術其實在現在已有雛形,比如Google glass 收集你看到的訊息。我有一個行家,與一個印度夥伴合作,開發一個新的電子商貿軟件。這個軟件可以當用戶在看電影時,點擊人物的衣物,然後顯示款式,價錢,選擇等。 我看了短片再看現實,覺得未來這個趨勢衹會更厲害,人與人的分隔更開。現在巴士也有Wi-fi, 根本無可阻擋。

 

我有了這些想法,不想受到手機和上網控制,重新做自己的主人,過去一年做了下面實驗。

 

1.上班時出去午飯偶爾不帶手機,看看世界和人事
2.上下班時早一個車站下車,轉換心情。 
3.在外地早一個地鐵站下車,如果走路20分鐘可到就走路,並經常轉換路綫,到處走走看看。
4.上Facebook 衹用瀏覽器,不裝app, 增加難度。 (也有保安的考慮,因裝app 要全面開放權限,這個我覺得不合理)
5.有空去逛書局,看到喜好的題目去圖書館借或網上找。(上網衹有短篇)有的話下載在電子書來看。(好處是沒有電話騷擾)
6.善用車船/零碎時間 - 平時上網找一些關於工作進修,興趣,教會的講座和短片,下載在一部很老的MP4 player (不能上網),在旅途可以集中精神看。 我的吉他彈奏都是在巴士上學的。
7.嘗試在熟識的環境找出新鮮,比如拍照。我現在經常在大埔,外地拍不少照片,看到很多不同的事物。

 

過了一年的練習,上網少了,需要的還是需要,但覺得自主性提高了很多,看少了很多無用資訊,也少了那種被推動的感覺,和離開電話需要馬上找回的不安。簡單說,覺得時間多了很多,生活有囘空間了。 之外發現現代人真的很難有長時間獨處的機會,所以要學習零碎(fragmented)的生活方式,即要習慣經常轉換心理,適應工作/教會/生活等等。也發現要多預先計劃,才不會讓時間這寶貴資源溜走。